【周叶】飓风 01

Attention

现代架空,中短篇,普通上班族周x叶。

……为了某个肮脏的交易而开的坑,请大家一定要遵守承诺!靴靴!

***

六点整。广播报时结束,又回到了道路实况栏目。

傍晚时分的沿海公路空旷干净,一层灰色笼罩了目之所及的一切。没有夕阳,只有浓厚的云,被故意擦去的水平线,像过了褪色滤镜的照片。周泽楷漫不经心地听着播音员描述长达百米的拥堵车龙,忽然生出一种神奇的感觉,仿佛自己驶入了别的世界。

车子转了个弯,护栏外生出一小片海滩。正逢涨潮,海浪进多退少,与黯淡的细沙融为一体。周泽楷瞥见更高处的礁石上被海水侵蚀的痕迹,边上还挂着几绺海草,再晚一些,海水恐怕要涨到路边来了。

他几乎要收回视线了。眼睛偏了偏,却忽然看见岸边躺着一个人。

以为自己产生了吓人的错觉,周泽楷放慢车速,认真地再看了一次。那人还在,一动不动。他穿着灰色衬衫,半个身子已经泡进水里。这幅样子实在不像来游泳散心的,离得远,周泽楷也看不清他是否清醒。眼看着那人就要被海水吞没,他打了个转向灯,把车子停在路边,长腿一翻,利落地跳下海滩。

走得近了,躺在地上的男人却依然毫无反应。周泽楷不是善于打招呼的人,拿不准对方是不是在发呆,他蹲下身,拍了拍那人的肩膀,这才确定是真的昏了过去。

男人昏倒是昏得很安稳,睡得无知无觉的样子,领口的扣子开了两粒,手里还拿着半瓶酒,陷进沙里没被水冲走。周泽楷扭过他的下巴,不知在这里被水汽冲刷了多久,睫毛纠缠在一块,整张脸毫无血色。像一块贝壳碎片,随波逐流地被冲到岸上,等着谁在哪一天拾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背包,没有。手机,没有。钱包……目测还是没有。只有一瓶酒。他是怎么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的?

周泽楷决定不想那么多,把醉汉往路边拖。人不是很沉,但好歹是接近一米八的个头。他这才庆幸自己今天回父母家,穿的运动裤,不然估计得遭更多罪。

好不容易把人搬上副驾,周泽楷帮他系好安全带。男人喝了酒,身上没有酒味,倒有一股海水的盐气,暧昧地混合着檀木与烟草,冷淡且清爽。直到发动轿车,这股味道仍萦绕鼻间,他忍不住又扭头瞧了瞧。却看见裤子渗出来的水濡湿了真皮座椅,还在继续往垫子上滴。

周泽楷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靠着椅子靠背,一脸茫然,半天没踩油门。

自己到底在做什么?

 

到达市区时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,周泽楷把车停在酒店门口,略感抱歉地翻了翻醉汉的口袋,一无所获。这简直令人无言以对,身份证不带,钥匙不带,钱也不带,跑到荒郊野外搞行为艺术?

男人的衬衫牌子他认识。寻常人家只能看看广场幕墙的广告牌,裤子却像夜市二十块一条的牛仔。手也保养得很好,没有干体力活的痕迹,实在不像个餐风露宿的流浪汉。

触手的温度开始烫人,被冷水寒风压抑的体热迅速窜了上来。周泽楷如梦初醒,收回自己塞进男人口袋里的手。酒店恐怕去不成了,况且夜里有可能发烧,他没多犹豫,开车绕了一圈回到自家小区。

 

工作后周泽楷就搬出来住了,赶在房价涨得离谱前,贷款买了套复式。房子所在的小区地段不错,和附近的小区组成大面积的住宅区,闹中取静,远离了主干道的车水马龙。当初他选了顶层,二楼带露台,能够看见附近的人工湖。父母家在城市另一端,他一般挑在周六回去,顺便打电话让钟点工过来打扫卫生。

进了门,陈姨已经走了,入目一片黑暗。

周泽楷沿路开灯,把男人背进一楼客房。他家不常来客人,连自己也忘了为什么之前要铺客房的床。

任他上下折腾颠簸,对方却一点醒来的兆头也没有。扯开被薄汗黏住的T恤,周泽楷又去倒了杯水,找来退烧药,笨拙地塞进男人嘴里。被拖着脑袋喂水的时候,醉汉挣扎似的咳嗽几声,过后却睡得更死了。热气散得很厉害,像有把火在皮肤下滚动。周泽楷忙把他的衣服扯下来,裹好被子。他身体好,生病时被人照顾的体验不多,没法有样学样。

手足无措地走了两圈,确定自己没有事情可做,他才捡起地上的衣服,塞进洗衣机。所有事情做完都接近半夜,过得比加班还累人。

他仍然无法理解自己的行动。

那片灰色的天地恍如把周泽楷拉入了一部黑白默片,所以他才会遇到这种戏剧性的场景,并做出电影式的回应。

可惜周泽楷不是感性的人。杂乱念头横生不知从何理起,他便放弃思考,徒留那道狭长的灰色海岸,在脑海深处挥散不去。

一夜无梦。

 

周泽楷关了闹钟,眯着眼刷了半天微博,脑子仍然十分不清醒。他几乎忘了自己昨天晚上干了什么,直到闻到一股黄油的香味,感觉不太对劲,连忙起床下楼。厨房里站着一个男人,陌生男人,熟门熟路地套着围裙,正在翻煎锅里的吐司。

“你……”场景冲击力太大,周泽楷立刻就醒了。

男人比他还像这个家的主人,平淡地打发道:“先去洗漱,很快就好了啊。”

怀着某种玄妙的心情,周泽楷梦游似的在五分钟后回到餐桌。一头乱发看得出努力打压过,仍有一簇发梢特立独行地高耸。年轻人从厨房走出来,端着两个盘子。吐司从对角线切开,煎得焦黄酥脆,中间夹着煎蛋、芝士和火腿片。他在周泽楷对面坐下,表情不平易近人,可也不高傲,看上去有些淡漠。

“我叫叶修。”男人说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挑开三明治,拿筷子从最上层开始吃,“……周泽楷。”

叶修大大咧咧地直接拿起三明治,但说话的空隙把食物放下去时,又会用纸巾把手擦一遍。“昨天谢谢你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周泽楷点点头。

叶修一愣,这个男人肯带自己回家,应该不讨厌我吧?“今天起床没穿衣服,从衣柜里找出来一套借用,你不介意吧?”

周泽楷摇摇头,沉默地打量着叶修擦得通红的指尖。

“到时候会洗干净还给你的。”叶修看出来他是天生的寡言少语,笑了笑,“留个电话给我就好。”

“手机呢?”周泽楷忽然问道。

“嗯?”叶修下意识摸向裤子口袋,“哦……又不见了。”

两人虽然是第一次清醒地面对面,却像老朋友一样轻松地攀谈着。叶修的态度非常随意,让周泽楷十分自在。不熟悉他的人总在沉默下止足不前,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态度,这种期待得到更多回应的行为,无意间施加了沉重的压力。叶修的自我让他觉得很轻松。

“昨天……”周泽楷欲言又止,不知自己该不该问。

叶修心领神会:“你想问我昨天为什么会在那?忽然想看海,所以打了个车去了。到地方司机说车费不够,要我把身上的钱全找给他,身上只剩一瓶酒。然后我跑到海边,坐下喝了几口,醒来就在你家里了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不知说什么好。盯着叶修的额头,好一会儿,才想起来问:“烧退了?”

“退了退了。”叶修摆摆手,仰头灌了半杯水,“没多大事,我习惯了。”

周泽楷只好继续点头。见叶修总算用餐完毕,他默默地把盘子叠好,收拾餐桌。

晨光打在叶修百无聊赖的脸上,举目四望,周泽楷的家装修简单,清一色原木家具,装饰寥寥无几。高大修长的男人行走其间,莫名产生了某种禅意的美感。他很容易被骨架好看的人吸引目光,不经意间,行动就比思想快了一步:“小周,你是做什么的?”

“……程序员。”

“普通码农住不起这种房子,起码是首席吧?”

周泽楷打开水龙头,冲掉盘子上的泡沫,“……”

“我是说,不做模特很可惜啊。”

“……唔。”

叶修走到玄关,鞋子果然湿得不能下脚。周泽楷在淅沥的水声中听见叶修喊“借我一双鞋子”,他回话的声音很低,而叶修也笃定他会答应似的,自言自语道鞋子怎么比自己大一码。

“那我先走咯。”

周泽楷擦干净手,追到走廊,叶修还没走,扶着门框,朝他摆了摆手。

“我送你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睡衣都没换呢。”叶修指了指他,“就在隔壁小区,不用送了。”

周泽楷不肯放弃:“没钥匙。”

“周末我弟弟在家。”叶修很洒脱地合上了门,“拜拜啦。”

 

门扣上的声音把周泽楷震在原地。一个陌生的男人,被他捡回来,在家睡了一夜,他们以密友的状态吃了早餐,闲谈,仿佛对彼此熟悉无比。这不寻常。不如说实在太过诡异,他没法解释自己想要追出去的冲动,好像生活从那条沿海公路开始脱轨。那个陌生男人轻描淡写的举动无法将它拉回来,反而酝酿成一场更猛烈的风。

周泽楷跑进阳台,叶修的灰衬衫,劣质的牛仔裤,被风吹得来回飘动。衣衫的影子被拉长,时而笼罩周泽楷全身,时而退去。

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海盐味,隐没在皂香中,让人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幻觉。

周泽楷一动不动,任凭阳光落雨似的打在自己身上。

 

 

 

TBC.


题目灵感来自Haley的Hurricane,特此安利下Badlands这张专辑,几乎每首歌我都很喜欢……

更新时间比较不定……请大家多多谅解。

其他应该没什么要注意的了~

 
评论(50)
热度(313)
© CD有点短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