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周叶]情难独诉(番外1&2)

玩了一晚上2048和剑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……游戏误我!

所以这是惯例的凑更新时间_(:з」∠)_

南柯明天见!



******


(一)猝不及防

 

看上去,生活步入了正轨。

远离周泽楷的荷尔蒙包围圈,回到熟悉的地点,叶修故态复萌,每天睡到十一二点,抽烟量也控制不住。陈果每天咬牙切齿地咆哮说要给周泽楷打电话,可叶修大大方方把电话给她时——“喏,打吧。”,战队女老板气急地红了脸,没能把指头按准屏幕白花花的通话键。

“哈哈哈,你给他打电话,说不准明天人家就飞过来了!”苏沐橙笑着拍拍陈果的肩,颇具安抚性质。

唐柔从屏幕前扭开头,不解:“他为什么要飞过来?”

“对呀,”叶修睁大真诚的双眼,“他为什么要飞过来?”

“对呀,”方锐做了个叶修的双胞胎表情,“他为什么要飞过来?”

陈果铁拳出击,揍得方锐嗷嗷大叫:“你别添乱!”

心照不宣,却又没人点破,叶修很满意这样的状况。并不是没有试探,大家都在等待他主动承认,可是——为什么要承认呢?日子照样过,跟单身没有什么不同,这样的话,周遭的人就算不知道自己正在恋爱也没关系的吧。

荣耀教科书如是想。

 

每日固定节目除了吃饭睡觉,还多了项晚间后辈电话。近三十岁的大男人不会像懵懂少年那样陷入热恋,但听见小几岁的男友连贯的微笑和偶尔的低沉回应,叶修还是忍不住想捂紧热乎乎的胸口。

怎么、怎么会这么可爱呢?

是因为接收表白后心境不同了吗?还是因为枪王的巴特雷狙击崩掉了一堵冷感的墙?

细小的吸气,漫长的沉吟,愉悦的上挑语调,被打击后拖长的鼻音,短促有力的话语。枪王以沉默寡言闻名,所以恐怕谁都不敢相信,他能用声音俘获一个人的心。

眼看自己对周泽楷的抵抗力越来越低,溃堤后洪水一泻千里,叶修某晚失眠辗转反侧,苦思良久,终于求到了这个未解之谜的答案。如果没错的话,契机一定是离别前最后一天……他向周泽楷说“我也喜欢你”那时。

楼道烂漫四溢的白光之中,周泽楷穿着家居服,头发无精打采地盖住了眉毛。主人离家前夕患有忧郁症的金毛犬吐了吐舌头,忽然听见轰轰雷鸣,随之而来一场骨头与肉干的盛宴之雨。

周泽楷深邃的眼睛快乐地眯成一弯新月,明明是一潭黑湖,却让人联想起蓝宝石。他令人猝不及防地笑了起来,像是镁光灯都汇聚在他身上那般璀璨,像是幽深海底忽而窥见成山的鱼群,像是珊瑚虫的枯骨开出彩虹色的千里花海。

“被击中了……”

叶修暗道糟糕。

本就站在悬崖边,子弹第一击造成僵直后若再补刀,角色将会被击退。枪王的准心早就落在了他的身上——从叶修猝不及防的昔日,至狩猎完成的如今。

那道笑容是条分水岭,一端站着正常型的叶修,一端站着放弃治疗的叶修。

“觉得小几岁的对象可爱……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吧!”荣耀教科书如此安慰自己,反正心理活动再波涛汹涌,他仍旧能保持八风不动。只要不被发现,又有什么好不安羞涩的呢?

 

包子转发了一条莫名奇怪的微博,特地@了一串叶修。

“有什么事当面说不就好了吗……”叶修不明所以地点开长微博,包子捧着手机哀叹:“叫我念这些好难为情!如果是对着老大念,难为情系数又会上升五个百分点。”

“你的难为情上限只有五个百分点吧。”罗辑冷淡地吐槽。

“小弟你怎么知道的!难道你会读心术?”包子担忧起自己的隐私状况,“下午去买药,我的肚子要长蛔虫了,老大。”

 

“如果喜欢一个人超过三个月,那就是真爱。”

叶修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时间,搓了搓冻得僵硬的双手——陈果怎么还没叫人来修空调?他回到兴欣将近四个月,夏日炎炎渡成寒风凛冽,与周泽楷确定恋爱关系的天数,刚好超过长微博给出的时限一个月。

当晚周泽楷准时来电,叶修靠着路灯杆,把头缩进围巾里,又一次抱怨触屏手机太不方便,连戴手套都不能。后辈轻声笑笑,十足宠溺又无可奈何。

“你喜欢我多久了?”叶修发誓他这辈子只会对周泽楷说这种话——换成其他人?难以想象那该是什么可怕场景,上帝恐怕都看不过眼。周泽楷像是一片包容的海洋,再惊世骇俗的、难以启齿的对白,只要其中一个对象是他,都不会让人产生不适。

专属枪王的神奇力量。

“数不过来。”

“时间太长,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 

周泽楷并不是因为叶修才玩荣耀的。与之相反,当他融入了这个世界,才从各种渠道知晓叶修这个人。原本只是无意地惊鸿一瞥,他没有去关心,也没有过多关注职业选手的情况,这个寡言的小男孩甚至连当时联盟有几个战队都数不清楚。

可进一步地融入了之后,质变积累量变,周泽楷无法回头地喜欢上了这个游戏。稀少的信息源被求知欲挖掘干涸,他不得不去寻找更多有关荣耀的一切,包括职业选手,包括联赛——以及当时锋芒大盛的叶修。

了解荣耀,才会认识到叶修的伟大。

那可不是个能对之轻哼“我也能做到!”的人啊,少年周泽楷翻看这周嘉世战绩,一丝自豪油然而生。

他不想和叶修做战友,沉默孕育的桀骜不驯隐而不发,但它存在。少年报名轮回训练营,决定进入荣耀之神的神之领域,成为与他共站巅峰的最强敌手。

现在他也成为掌握星星的人了。

 

“突然……问这个?”

“奇思妙想伴我成长。”叶修懊恼自己怎么学包子说话,好在斗神从来直来直往有话直说,“天凉了,还挺想见见你的。”

“!”

周泽楷猛地咳嗽一声,不小心挂断电话。叶修愣了愣,还没打回去,枪王大爆手速传来信息:如果是你的愿望,无论如何也会达成。

“别说得那么夸张啊,这周末我就来看你,好好待在那里。”

 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我可以不开门吗,小周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挂电话才过了两个小时,何等可怕的行动力。叶修叹了口气,只得拧开门把手,“明天还要训练吧,你也太胡闹了。”

周泽楷默默拉开一条横幅,脸颊红扑扑的,比小兔子还可爱。虽然这么说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不太好,但……叶修贫瘠的词汇量实在供不出其他词语了。

“我来取走前辈重要的东西。(/·ω·)/”

“……上楼喝杯茶?”叶修很淡定地扫了横幅一眼。

周泽楷摇摇头,小心地把横幅卷紧,指了指手表说:“等下……飞机。”实在抽不出空来,可能看前辈一眼,整个冬天都会暖和。如果见不到叶修就会心烦意乱,心烦意乱就会干扰练习,枪王完美地说服了自己,赶飞机毫无心理负担。

“速战速决吧。”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。

枪王顿时紧张起来,眼睛瞪大手足无措地扫视叶修,最终目光逡巡于干燥开裂的嘴唇。作为一个不修边幅的宅男,叶修从来不会在脸上下功夫,更别提嘴唇开裂的处理方法,反正用嘴唇舔一舔就可以了。

 

“前辈。”

周泽楷紧闭双眸,飞快地俯下身,亲吻叶修嘴唇的动作迅雷不及掩耳。叶修感到有一片湿润柔软的物体划过他的唇,比麻雀留在雪地上的爪印还要轻柔飘渺,只是微微一瞬,两人嘴唇的热度都尚未启动交接。叶修抬起头,周泽楷俯视着他,发梢露出的耳朵尖红得冒热气。

“就这样而已?”

“……”

叶修忍不住笑弯了腰,头靠在周泽楷的胸膛。后者顺势把他揽进怀里,揉搓叶修的后脑勺。荣耀之神喋喋不休地追问:“就这样而已?就这样而已?”

“我……”

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羞涩后辈的围巾被一双手狠狠扯下,带动周泽楷弯腰垂头。叶修挑起嘴角,迎接流星降落。

“刚刚那个可以举报你消极怠工吗?”两唇相交的一瞬,叶修即失去了主动权。后辈的吻热情又带着罕见的凶猛,叶修被他推得踉跄后退,又被按在门框上,周泽楷的大手捧住叶修往后缩的脸。

津液黏腻地流动,周泽楷像一只幼犬舔舐叶修干涩的下唇,时不时轻柔地用门牙研磨。

全然没有初吻纯情细腻的特质,男人间的接吻,更似互相侵攻的战场。舌头搅动的水声莫名情色,沉浸于吻中,二人丝毫没有感到羞耻——更不曾提防随时会来到门口的兴欣众人。

爱意在躁动。就连皮肤都逐渐发烫,四目交接只剩氤氲深情。

“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呢?”

叶修不知道他的提问对象究竟是谁,自己,还是亲吻他的青年。

 

接吻持续到两人呼吸困难——似乎也没有过多久。恋爱菜鸟都经验不足,更别说接吻这种进阶联合技。嘴唇分开后叶修神色如常,周泽楷却连目光都不敢往前辈身上放,深呼吸数下,才将目光小心翼翼的投回来,亲了亲叶修鼻尖。

“路上小心。”

叶修顺走他口袋的横幅,懒洋洋地挥挥手,“下次再偷跑过来,小心我拉黑你。”

 

“没关系。”

因为托突击的福,已经取走前辈重要的东西了。

周泽楷笑得很得意。 

 

 

(二)如果感到生病你就求求婚

 

叶修裹紧被子,往枕头深处缩了缩,活像只巨型毛毛虫。

昨晚窗户忘记关上,半夜肚子冻得凉飕飕的。浅眠时叶修总算被冷醒,不得已爬起来关窗户。那时就感觉喉咙情况异常,他以为睡一觉醒来能够痊愈,没想到继冷醒这种不愉快经历后再遭遇喉咙疼醒,更让人郁闷不已。

通过鼻子的空气越发稀少,闸门在缓缓关闭,直到鼻子彻底堵塞。但若张开嘴呼吸,带走喉咙中的水汽,无疑会让疼痛不堪的部位雪上加霜。叶修已经跟鼻塞拉锯一小时,不知是不是缺氧的缘故,头也开始晕,浑身有气无力。

“只要让我碰到电脑就一切没事了!”

怀着如此虚幻的期待,叶修努力伸长手——室内非常暖和,空调开到25度,就算穿短袖也没有关系。空调降下热风吹拂皮肤,叶修产生打喷嚏的冲动,鼻子痒乎乎的,探出去的半只手软软地垂下,“没力气……”

荣耀之神败在了看不见的敌人手里。

现在可不是感冒的好时机。过年假周泽楷必须回家,他趁对方临行,来S市小住几天,没想到下飞机当晚即中招。叶修身体算不上特别健康,但极少感冒,偏偏这回被爱操心的恋人抓个正着。这下可要苦思冥想不去医院的理由了,周泽楷比别人想象的难糊弄得多……他真心诚意地不想打针吃药啊。

“叶修?”周泽楷开门进来,身上热腾腾的,还穿着围裙。

 

糟了,警报。

叶修眼观被子佯装入睡,魔王的足音踢踢踏踏越来越近,手凉丝丝地覆上他的脸,他忽而一个激灵,睁开眼瞄了眼一脸忧虑的周泽楷,无所谓地承认说:“怎么啦?感冒而已,人都会感冒的。”

“……医院。”周泽楷迅速做了决定,眼神平静而坚持。手抚摸叶修脖颈一路往外,把被子扯掉一半,显示其主人无可撼动的坚持,“起来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脑子昏昏沉沉的,却也不想在劫难逃。努力调动已储存的信息,他急中生智,列举上医院的各种麻烦不便,并贴心地为周泽楷提供一条良选,“吃点药就够了,睡一觉,发发汗,什么事都不会有。”

“真的?”

见周泽楷还在犹豫,叶修干脆地撩开被子,拍拍床单:“不放心的话,一起睡吧,刚好冷得很。”

深渊打开了它的入口,周泽楷几乎被强烈的吸引牵扯坠落,明知那是前辈逃避医院的小计俩,坚定的心情依然变得犹豫迟疑……他早该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战术大师抓准了后辈昨晚没能同床的遗憾,暗笑着安置陷阱,猎犬陷入狐狸的幻术森林。

“……”

他果决地爬上床,忽略掉黯淡的自我谴责与愧疚。

 

叶修背对周泽楷往前挪了挪,为他腾开位置。暖融融的被子把两人包裹在一起,周泽楷满足地把叶修拦腰抱住,蹭了蹭前辈毛躁的头发。危机解除后无力反扑更为汹涌,叶修软趴趴地靠着周泽楷,安静乖顺的奇景难得一见。

如果他患病的事情昭告天下,多少人要排着队跟他幸灾乐祸“你也有今天”?叶修数羊数了半天:一只韩文清,一只张佳乐,一只黄少天,一只孙翔,一只刘皓,一只陶轩,一只陈果,一只沐沐,一只叶秋……

叶修打了个呵欠。

“前辈睡了吗?”周泽楷没话找话的奇景亦难得一见。

“……你说呢……”叶修有气无力地反问,计划中的调侃口吻少了几分欠揍和神气。

毛茸茸的头颅又蹭了蹭他的后颈,枪王闷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道歉没过多久就得到近乎宠溺的回应,叶修的语气不禁让人产生错觉,仿佛他摸了摸周泽楷的黑发。恋爱中的荣耀之神荷尔蒙爆发不可收拾,因喉痛沙哑的嗓音格外成熟,充满年长者的醇香。

“为什么道歉?”

“如果……昨晚来看看,”周泽楷努力组织语言解释,“关窗、盖被子,不会感冒。”

叶修忍不住喷笑:“你是幼儿园老师吗?我是成年人,责任心点到即止吧。自己照顾不好自己,那是我对自己不负责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青年将他搂得更紧,有力的指节摩挲腰腹,“会担心。这是男友特权。我……想照顾你,无论生病,还是……”周泽楷在亲近的人前极端放松,不似媒体和公众前金口难开,但常年习惯使然,说废话等级依然Lv.0。叶修非常喜欢他这一点,只挑关键的内容一枪穿心,率直又不显山露水地强势。

叶修念头转了转,故意逗他:“没听明白,我们究竟是什么什么关系?”

“男……男情侣。”

“嗯,证明呢?”背对周泽楷,叶修完美藏匿恶作剧得逞的神情。

周泽楷忽而被这个问题难住了,互表心意算么?男人心思粗犷,不会考虑那么多,当初告白时似乎的确没有明晰关系,自然而然心照不宣地就成情侣。被叶修忽然提出来,他才发现两人连确认仪式都没有,几乎可算稀里糊涂地在了一起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周泽楷亲了亲叶修的后脑勺,“困吗?”

叶修揉眼睛含糊地说:“被你一说还真眼睛睁不开了。”

“那就再睡一下。”

叶修往周泽楷怀里靠紧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。他困倦得实在不剩什么继续清醒的余裕,恋人怀抱过分温暖又令人心安,没过多久,两人一同沉沉睡去。

 

这一觉睡到了傍晚。

暮光熹微,叶修独自醒来,背后的青年不知所踪。凹陷的床单余温尚存,看来他只比对方迟了一步。尽管一天没吃饭,叶修毫无食欲,嘴巴发干只想喝水。

“叶修。”

啊……天使端着水进来了。

可当周泽楷把水杯递至眼前,叶修看清楚杯子深色的内容物,满脸期待立刻垮塌。不说他不喜欢喝热水,容易烫舌头,这种比刷锅水还难喝的药剂……“就没有胶囊吗?”叶修苦着脸询问。

“只有它,抱歉。”周泽楷怀有歉意地说。平素他也极少生病,这盒感冒冲剂还是家长来S市探望他时捎带过来的,左右确认有没有过期才敢给前辈喝。原本想下楼买药,但被别的事情耽搁形成,只来得及赶回家做饭烧热水。

见他可怜兮兮的神情,叶修一肚子理由噎在喉咙口,二话不说端起杯子一饮而尽。

“叶修,好乖。”周泽楷摸摸叶修扭曲的脸,收回杯子喂了他一颗糖,“吃糖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你当我小孩子吗?”叶修嚼着牛奶糖,头一次感到自己被嘲讽了。

周泽楷笑了笑,不说话。

 

热水和药物的双重作用下,喉咙确实舒服了些。叶修按了按喉咙两侧,手不知何时温度降了下来,凉凉地触碰灼热的脖子,别样舒服。

“叶修。”

周泽楷把他的手握住,忽而异常认真地直视叶修双眸。眼底蕴藏的温柔瞬间爆发出来,犹如枪王扯掉宽檐帽乱射开局那般炫目。尽管君莫笑能躲过枪王的子弹,现实中叶修仍免不了被击中红心,被破防加会心,叶修忽而不大好意思——他把这全数推脱为感冒之咎。

维持表面的平静非常简单,叶修大方回视,微笑着问:“什么?”

周泽楷突然把他抱住,一只手搭在肩膀,一只手伸到叶修背后,鼻尖蹭了蹭叶修耳廓,行为近乎撒娇。“喂、喂,这么犯规,我要把你红牌罚出去了。”叶修拍打大型犬挺直的背,却听见一阵奇怪的悉悉索索金属摩擦声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把前辈拴住。”

大功告成,周泽楷离开叶修怀抱,一反平日羞涩木讷,笑容竟然有些得逞的狡黠。叶修摸摸自己的脖子,挑起一根细细链条,吊坠风格沉稳粗放,设计感十足却又低调不引人注目,一看就供认不讳挑选它的人是周泽楷。

叶修扯下周泽楷衬衫领,果不其然一款同样的吊坠挂在锁骨处。

“知道你,嫌戒指麻烦。”周泽楷特地选择一款重量极轻的,铂金链条线条简单,不会让皮肤产生不适。

“刚买的?”

“嗯…………聘礼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泽楷重复道:“聘礼。”

“我不收就不算聘礼。”叶修作势将项链取下来。

“已经收了。”不得退换。

叶修无奈,眼神写满“你这是强买强卖”。这小鬼连自己嫌戴戒指影响手感都考虑到了,专门去买了形似戒指的吊坠,自己还能找什么方法推脱呢?更别说他根本就没想过推脱,不过……总得要礼尚往来。

“小周。”回合制游戏到叶修那一轮,他点开技能栏发现所有技能只有一个名字。

“……你愿意跟我一起吃早餐到五十年后的今天吗?”

 

这次换周泽楷被叶修逗笑,叶大神说话一向直来直往,没想到最关键的句子山路十八弯。叶修不以为耻,理直气壮地说:“这叫含蓄!为了考验我老伴的智商,判断他是否有患帕金森的潜在危险……”

“结婚吧。”周泽楷把他的喋喋不休一把打断。

叶修认真地考虑其可行性,“……怎么结?”

“你承认,”周泽楷握住叶修的手,“我也承认。”

 

“就这样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明天不喝药我就承认。”

周泽楷一秒决定明天去买感冒胶囊。

 

逢生病精神不济时趁虚而入,这是攻略的正确姿势!恭贺新禧啦周泽楷大大。


 
评论(17)
热度(243)
© CD有点短|Powered by LOFTER